旧梦已逝

(初三党,更新不定时)主写天官、魔道、渣反同人啊,文笔很渣望见谅

我的天......

百fo了.....

无法相信


我这样的文笔居然有百fo的一天!

谢谢你们的支持哦,明天应该就会发啦!

【花怜】嫁衣

嗷嗷爆肝啊,一直很想写花怜大婚啊!!!

中间有一个小彩蛋,看你们能不能想到啊

我感觉这是我在lof上写的最长的一片了……

不过这个不是百fo的福利啊,我会另写的




————————

谢怜睁开眼睛,一转头就看见睡在旁边的花城正睁着一只眼看他,如星深邃的眼眸汇尽了这人所有的温柔,俊朗的脸庞漾上一层柔和的暖光,淡粉色的薄唇嘴角微微上扬,弯成一个满足的弧度。

“三郎?”谢怜有点不好意思,虽说两人已经互明心意很久了,但他一看见花城这样的表情还是很害羞。

“哥哥。”花城应了一声,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谢怜,后者努力想自然的捂住脸,伸到一半被花城拉住凑在唇边吻了吻,“不再睡一会儿?”

谢怜眼神飘忽不定,不敢直视花城,“不用了,今天有个祈愿,要马上过去......”

“哦……”花城挑了挑眉,不经意的应了一声。


好好的一天,哥哥干什么要去处理祈愿。


这个祈愿有点麻烦,说是有个让人做噩梦的鬼怪一直在村子里闹,让好多人都睡不着觉。

其实也不麻烦,谢怜在那村子睡上一晚,保准鬼怪找上门来。

谢怜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么个办法,便给花城发了通灵,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明日就可以回去。可是花城好像不在,问了几句也没人回应。

可能是在忙吧?

谢怜没在意。


果不其然,谢怜刚睡下没多久就听见外面有雨声传来,狂风吹着树枝哗哗作响。

虽然咒枷已经除了,但他还是很倒霉啊……


三郎在做什么啊?

白天通灵没说话是不是在处理鬼市的事情?

说起来这还是他这一段时间以来第一次没和三郎睡。

嗯……有点想三郎......

算了睡觉!

赶紧把事情了了回去找三郎吧!

胡思乱想的太子殿下意识慢慢的消散,终于阖上了眼眸。


谢怜再次睁开眼就已经在极乐坊了,还是十分熟悉的华丽装饰,红纱垂下,被风带起微微浮动。

凭着记忆走进,明明是熟悉的建筑,却透露着浓浓的怪异。

待谢怜走到主殿,忽得睁大眼。


“三郎......?”谢怜楞楞地看着对面的两个人,熟悉的红衣。

是“花城”和“谢怜”。

谢怜提着芳心,带着悲喜面具,剑风划过,花城的衣衫就多一道口子,滴滴答答的流下血,滴在地板上。

花城看着谢怜,眼中是无法掩饰的悲痛,手紧紧握着,指甲陷入手掌,渗出血丝。

谢怜居然穿着嫁衣,精致的装饰十分搭他,却被那张悲喜面破坏殆尽。

“...哥哥,别伤害自己了……”

听花城这么说,他看了看谢怜,有很多处颜色是很深的。


竟然,是他自己划的吗?


“不对.....不对......”谢怜抱住自己的头,楞楞地看着“谢怜”往花城身上劈。


怎么能这样?他不会这样的......

谢怜的眼睛慢慢的涣散,瞳心慢慢的放大,到最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嘴里不停的喃喃。


“......不要.....不要......”

是谢怜最害怕的一幕。

自己被控制,然后杀了那个人。

那个他最爱的人。


“......哥哥......殿下!”


好熟悉的声音,是谁啊?

好像......一直听的。

是......他吗?

是......三郎吗?

可是,三郎被我杀了......

还能回来吗?

都是我的错……

都是我的错……


“......哥哥醒醒!”


谢怜睁开眼睛,入眼是那张熟悉的脸,永远毫无波澜仿佛什么都无法让他担心似的在此刻却罕见的出现了茫然与恐惧。

是对他的啊……

这个人,真的把他当神......


谢怜微微一笑,抱住花城的腰,在他耳边喃喃低语:“三郎,成亲吧。”

他真的不想让那种事发生,不想......让三郎离开啊……

谢怜感到了,花城听见这句话,身体僵了几瞬,接着便慢慢的抱住了他,像不够一样,又紧了紧。


“......殿下,谢谢你。”

真的。


谢谢你愿意将一生交给我。


谢谢你愿意与我在一起。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谢谢你愿意,爱我。


回到鬼市,刚刚断片的谢怜羞得捂着脸好半天都没理花城。


花城效率很高,第二天就把请柬送出去了,时间是下月十五。

时间不紧,花城也十分悠闲,每天就是陪着谢怜游山玩水。到了大婚前三日,才被师青玄架走说是什么婚前两人不可见面。


到了真正大婚的时候,谢怜被拉着打扮的时候脸红的像什么一样。

“得,太子殿下你这脸都不用抹胭脂了。”师青玄看着谢怜的脸颊调笑着开口。

“青玄......”谢怜无奈的看着他,师青玄今天穿得很整齐,有点像以前的风师大人。


“太子殿下啊,血雨探花要是看见你这么漂亮估计就得失血过多了。”


“嗯?什么血?”


“鼻血。”


“......”


“......太子殿下你的脸真的不能再红了!”


吉时已到。谢怜盖着盖头,由风信和慕情搀着出了门,而门外的花城已经等了很久了。

血雨探花看起来十分的淡定,只有站在他身后想过来蹭饭的贺玄看着花城抖个没停的手无语。


还是别说了,饭没了不说,估计又得加利息。


由于盖头的缘故,花城只能看到熟悉的身影。


像与君山那次一样,花城伸出了手。

与与君山那次不一样的,谢怜笑了笑。


上了轿子,花城翻身上马,与平时貌似无异的红袍扬起,见惯了这位血雨探花的假笑的众神官齐齐张大了嘴。

这......血雨探花笑的好......嗯……羞涩???


谢怜坐在轿子里,想着他和花城这八百年来的点点滴滴,每一件都很细微,却让人怀念和感动。

至于为什么花城这一个月来如此悠闲淡定,谢怜只笑不语。

三郎......应该期望很久了……

也,准备很久了……


这个很久,是八百年。


轿子停了,从帘子的间隙伸过来一只手,谢怜又笑了。

然后,毫不犹豫的,握住了那只手。


像那只手握住他时一样。


走进大堂,主位坐着的是梅念卿,桌子上摆着的是他父母的灵位。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花城看着身旁的人,心想,这个人终于是他的了。

八百年的妄想,在这一刻成为了现实。


送入洞房。

谢怜听见这句,一直努力不红的脸又红了个透底,还好盖头盖着没被别人看见。


直到坐在婚床上时,谢怜的脸才缓过来。


花城去宴客了,不过以他的性子一定马上就回来......


正想着,门被推开,又关上,一双熟悉的黑靴停在他面前。


再接着,盖头被拿下来了。


花城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庞,不由得走了神。


眉间一点朱砂,眼尾被染上红云,如星闪耀的眼眸此刻只有他一人的身影,原本粉嫩的嘴唇如今变得妖冶如花,温润的脸庞闪耀着不同以往的色彩。


“殿下。”

“嗯。”


花城轻轻的搂住谢怜的腰身,在他耳边低喃了一句话,使得谢怜睁大眼睛,同时又红了脸庞,红了眼角。


他说的是:


殿下,我爱你。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

这首诗是李商隐的《锦瑟》,我听世中逢尔雨逢花的时候看到然后查的

可能彩蛋太小你们都没注意到

但是真的有!


100fo点梗

真是没有想到,像我这样的文笔居然有快突破百fo的一天啊……

来来来点梗了:

cp:渣反魔道天官随便选,不走邪教

至于结局...你们看着办吧,我he,be通吃(哪个人多我就写什么)

然后呢,谢谢你们的支持,前几天一直有事没怎么写,一下子到了90(吓到我了我告诉你们),以后呢大概只有周末可以写吧(初三党你懂的),不过我会尽力写哒!

最后啊,祝大家国庆快乐啊!

(不敢打tag)

【战场逢尔】番外二

嗯,终于完结了,这一系列写的我吐血......


————————

大婚篇·忘羡

“阿羡可真是漂亮呢!”江厌离给魏无羡簪发,纯金制的发冠熠熠生光。

魏无羡看着镜中的自己,眼角由红色胭脂点缀,略施粉黛,嘴唇抿上浅红色,更显的妩媚动人。

魏无羡嘴角一勾。

哼,看他怎么把蓝湛迷得神魂颠倒!

江厌离给魏无羡拿来盖头,看着魏无羡微笑的模样,不由得感叹。

阿羡终于嫁出去了啊……
就是不知道阿澄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个人啊……
(此时曦澄二人还没有内啥)

蓝忘机看着眼前的人,由于被盖头敛住容颜,但不难想象这人儿有多么魅惑众生。

他等了他多久呢?
大概很久吧?
不过他还在,就好。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魏无羡看着太监:“你说什么?”


额,夫夫对拜。


蓝忘机看着身旁的人,嘴角勾起。

终于,他等到了。
这个他朝思暮想的人。




大婚篇·曦澄


江厌离拿过凤冠,给江澄簪住长发。

江澄看着镜中的自己,是和魏无羡一个妆容的,蓝忘机和魏无羡大婚那天他也去了,还笑魏无羡娘气。

魏无羡没说什么,也没生气。

他现在好像可以理解当时魏无羡的心情了。

忐忑不安。
半喜半急。


但当他朦朦胧胧看见上位上站着的人的时候,什么情绪都飞散了。
只有那满心的欢悦。

魏无羡看着江澄缓步前行,不禁红了眼角。
好像有点明白他大婚时江澄的心情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夫对拜。

听见这一句,魏无羡轻笑一下,道:“蓝湛啊,还记得当时我们大婚时那个太监还喊错了呢。”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发红的眼角,亲了一下:“嗯。”


蓝曦臣拉住江澄的手,原本温文儒雅的笑容此刻显得有几分不知所措和感动。
真好,晚吟终于嫁给他了。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end—


————————
马上开学啦,祝开心(???)
以后就不定时更新啦(好像原本也没有?)
开学之前再发一次吧,就一发完(最近很迷羡澄)

【战场逢尔】番外一

咳......四天没更的我滚回来写番外了......

———————

话说自从二人确定心意以后,就在无时无刻无地地秀恩爱。
蓝曦臣看在眼里,心里高兴。
江澄嘴上骂着死给,心里却是止不住的羡慕。
他什么时候才能给金凌找个舅妈啊……

说起这事的时候,魏无羡看着江澄十分认真的脸,伸出爪子蹂躏了一把,换来江澄的无数白眼和一脚。

蓝忘机被交进宫去了,江澄今日特别告假在家,就为了这个事来蓝府找魏无羡。

虽然没期望着能从他嘴里出来什么好话。

“师妹啊,不是我说你,”魏无羡拍了拍江澄的肩膀,“你对你师兄的事都看这么清楚,怎么对自己的事就不上心呢?”

废话,满朝庭都看得出来蓝曦臣对着江澄的真心。

然而,就江澄不知道。

“当年那是阿姐叫我干的。”江澄斜眼瞥他一眼,“要不是阿姐说了,我还真就放着你不管了。”

呵,男人。

魏无羡与江澄自小一起长大,对他的表情自然是了如指掌。

口嫌体正。

另一边。

“忘机啊,你说怎么办啊,”蓝曦臣走来走去,“晚吟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没看出来啊?”
“......”
“什么?还不够明显啊?”
“......”
“得了,当年还是弟媳倒追你的,还说你明显呢。”
“......”
“嗯……应该可行,不过这么...的事你要找谁做啊,晚吟要是一不高兴不就......”

一旁的侍卫听着两人的谈话,不得不疑惑一下。
皇上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蓝忘机的方法自然是:强上。

做的人当然是:魏无羡。

原本蓝忘机给魏无羡说这事的时候他还有点犹豫。
毕竟他们是一起长大的朋友。

然而......

“没问题没问题!”魏无羡搓搓手,笑的有些可怕,“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嘿嘿嘿嘿......”

因为,谁也都看得出来,江澄喜欢蓝曦臣。

所以,关于下药的事,满朝文武居然没有一个人说什么,尤其是看见自家皇上春风满面的笑容,就更不敢了……

江澄又来找魏无羡了。
不过是揉着腰来的。
和魏无羡打了一架。


江澄:“你他妈居然给我下药!!!”
魏无羡:“嘛,师妹不是也挺高兴的吗?”
江澄:“放屁!”
蓝曦臣:“唔,晚吟不高兴吗……”
江澄:“不是......我......”
魏无羡:“啧,男人。”
蓝忘机:“......魏婴,天天。”
魏婴又欠(哔——)操了。


———————
还会有四个人大婚的番外呦〜

【冰秋】【忘羡】【花怜】七夕篇

来来来七夕爆肝了!

—————————

冰秋篇

沈清秋看着竹舍外洛冰河忙碌的身影,不自觉的流露出点点笑意,原本清冷的脸庞此刻染上些许柔和。
不自觉的,看去了神。
洛冰河一转身就看见自家师尊看他看得晃神的样子,自然是满心欢喜。

“师尊?”洛冰河走近,靠着竹舍的窗门,“弟子好看吗?”
沈清秋一抖,突然想起自己的失态,咳了一下,抄起一旁放着的扇子往洛冰河头上一敲:“不要胡说。”
眼看着洛冰河红红的眼眶立马就要哭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又道:“好了好了,你最好看了。”

洛冰河的眼泪果然不值钱,说收就收,看着沈清秋的眉眼眼里略过一丝温柔。
“师尊,今天七夕,我们下山去玩吧?”
“嗯。”

七夕这天里山下相伴游玩的都是情侣或夫妻,他们两个男子倒是十分突兀。
沈清秋看着附近女子投过来诡异兴奋的目光,又叹了一口气。
好像自和洛冰河一起鬼混,他叹的气好像就多了不少?

洛冰河自然是不在意旁人的目光的,大大咧咧拉着沈清秋的手东走走西看看。
“师尊,你看那个!”
“师尊,你看这个!”
“师尊,你看我!”

沈清秋依言看过去,只见洛冰河拿着一个花灯,笑的十分灿烂。
“既是七夕,为师送你一个礼物。”
说完,扇子挑起洛冰河的下颚,覆上了自己的唇。

看着洛冰河呆愣的样子,沈清秋也笑起来。
不是那种礼节的。
不是那种嘲讽的。

而是,只对着洛冰河一个人的。
温柔的笑。

————————

忘羡篇


“二哥哥?”
“嗯。”
“二哥哥?”
“嗯。”
“二哥哥?”
“......嗯。”
“二哥哥!”
“......何事。”

魏无羡躺在床上,倒着看蓝忘机专注的侧脸,不禁心里感叹。
哎,他的眼光就是好!

“今天是七夕呢!”
“嗯,知道。”
“二哥哥不带我出去玩吗?”
“你想如何。”
“当然是想下山玩啦!”
“......好。”

事实上,等蓝忘机批改完夜猎笔记后,已经快到晚上了。
二人到山下,就已经晚上了。

路过的人看见蓝忘机和魏无羡都在暗暗揣测,这难道就是著名的(?)含光君和夷陵老祖?
魏无羡手腕上缠着蓝忘机的抹额,在他面前蹦蹦跳跳。

路过不少摊子,魏无羡有时停下来,有时不看一眼,拿起什么东西便走,蓝忘机在后面自觉的付账。

“蓝湛!”魏无羡突然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个花样的玉冠,是男子的样式,却十分突兀的簪着一朵花。
“既然是七夕,那我就送蓝湛一个礼物吧?”
语毕,踮起脚尖在蓝忘机嘴角印下一吻,十分温柔,只是浅尝而已的吻却十分勾人心魄。

“蓝湛,是不是很像我给你画的那朵?”
蓝忘机嘴角勾起,眉眼瞬间柔和了下来。

“嗯。”

真的。

—————————

花怜篇
谢怜处理完祈愿后回到观里,花城已经在等他了,正在练字。
两人说好,今天去鬼市玩一玩。
今天,是七夕啊。

“哥哥。”花城不用转头就知道是谁,放下手中的毛笔,转身揽住谢怜的腰间。
“三郎对不起啊,这次的祈愿有点麻烦,来晚了......”
花城闻言微微一笑,道:“哥哥何须道歉,三郎应该陪哥哥去才是。”

“那,走吧?”
“嗯,好。”

花城拉着谢怜的手,很是满意,连带着对着众鬼的假笑也柔和了几分。
谢怜看着花城看他的赤裸裸的眼神,不禁用剩下的手捂住自己通红的脸。

花城内心:啊啊啊我的天,殿下你这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对付完众鬼,花城拉着谢怜在鬼市上游玩,由于比较低阶的鬼没有见过花城的真脸,只是对着他红色的衣衫有些发怵,倒也没有人认出他们。

二人回到极乐宫,谢怜脸红的说:“三郎啊,今天是七夕,我送你一个礼物。”
花城挑起一遍眉,点点头。

谢怜心一横,飞快的在花城嘴角一亲,立马回到原位,脸红的像煮熟的螃蟹一样,嘤咛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
花城愣了一下,随即笑容绽放的越发的大,拉开谢怜的双手,加深了这个吻。

太子殿下果然很甜。

【战场逢尔】(5)(完结篇)

还有番外
还有番外
还有番外

今天爆肝啊……一下子写了两章
总算是完结了......
感觉好多坑(不想填)



————————————


江澄虽然出生年龄和单身年龄一样,但是他说的......很有道理。
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就好了。
“别怕。”江澄把手搭在魏无羡肩上,微微一笑,“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你对于女的的魅力还是挺高的。”
魏无羡笑着爬了一巴掌江澄的肩膀,道:“不是女的!”
说完便走了。

江澄看着魏无羡离开的背影,终于放下了心,还好还好,不然就要被阿姐骂了......
等会......
刚刚魏无羡说......
不是......女的......?!
卧(哔——)槽!!!!


魏无羡骑着马,往边疆奔,心中计算着时间。
照这个速度,大概三日便到。
蓝湛,等等我!


他一赶到战场,就看见蓝忘机那清俊出尘的身影。
嗯……还是那么好看!

突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一转头就能看见温晁对准蓝忘机背的弓箭。
温晁他,没死?!
时间不容许他想太多,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扑了上去。

蓝湛,不能有事!
不然他会疯的!


“魏婴?!”蓝忘机感觉到怀中的温热,看着他身上穿胸而过的铁箭,只觉得心都凉了。
魏婴怎么来了?
“蓝湛......”魏无羡抬起头,忍着剧痛,声音哆哆嗦嗦的,“蓝湛......”
“魏婴,我在。”

“你知道吗?”
“嗯?”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眼里的温柔仿佛可以溢出来,搂住他的脖颈。
蓝忘机脑子里轰的一声,被这一句话震得不行,脸上全然都是惊愕。
“我怕,怕没机会了……”说完,便不省人事。

怕,怕你不知道,我就死了……


魏婴......说......
他喜欢他......?
他也是......喜欢他的吗?

回过神,蓝忘机的琉璃色眸子被戾气染深,原本的惊喜在看见魏无羡溅血的脸庞时化为乌有,提着灵剑杀向温晁。
果然不应该留着他。

魏无羡再醒时,还是那个房间,他身边,还是那个人。
他撇过头,不去看蓝忘机。
“魏婴,有机会的。”
什么机会?
“我们,有机会的。”

他猝然睁大双眼,转过身看着蓝忘机,声音颤抖着开口:“我们,有什么机会......?”
“你说你......”像是有什么羞耻的事,但犹豫再三还是继续说着,“你说你心悦我......可是真的?”

他这么说......
“......嗯……”

“那现在。”
“什么?”
“我如果说,我也是呢……”

魏无羡直接忽视胸口的疼痛,扑进了蓝忘机怀里,看不见的眼睛红的吓人,控制不住的眼泪流了出来,染湿了一片衣物。
感觉怀里湿湿的,蓝忘机想起魏无羡的伤,把他拉了起来。

理所当然,看见了魏无羡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子。
“......注意你的伤。”感觉下腹一片燥热的蓝忘机别过头不看魏无羡,可红透了的耳根却出卖了他。
魏无羡楞楞地看着蓝忘机的耳垂,笑了。

那笑,就像他们初见时一般明媚阳光。
这一点,从没变过。



—————
有番外
有番外
有番外
应该明天发(flag)

【战场逢尔】(4)

三天没更的我心虚......
师妹ooc严重啊……感觉变成了一个知心大姐姐......
话说这篇文的忘羡月老居然是江澄?!
不说了,诶,心虚......


———————————

“...唔......”魏无羡嘤咛一声,手指动了动。蓝忘机原本就是浅眠,魏无羡一动他便醒了。
“魏婴?!”蓝忘机抓住魏无羡的手,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惊喜,眼底的乌青却显得原本就白的脸庞更加无力。看着眼前人缓缓睁开双眼,才松了一口气。
“嗯……这哪......”魏无羡头痛欲裂,想扶一下额头,手却毫无力气,软趴趴的。
“将军府。”蓝忘机开口,眼底藏着多种情绪,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的府邸。”
魏无羡听见蓝忘机不同以往的声音,抬眼一看迷迷糊糊的,便垂下了眼帘。
他知道为什么蓝忘机语气有异。
“你......你生气了?”
蓝忘机听见这句话,顿了一下才开口:“......你为何觉得。”
“因为......”
因为我就是知道啊……
你不说,我也知道。
见他没有答话,蓝忘机站起身,说了一句好好休息便走了出去。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的背影,心里那个位置很酸涩,胀胀的。
魏无羡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物,是蓝忘机的衣服,长了些许,套在身上松松垮垮的。
衣下便是那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因为刚刚的动作渗出了血。
十分周到。
魏无羡看着白色的绷带,轻笑一声。
蓝忘机啊蓝忘机,你是不是对谁都这样好......
对我,是不是也不是那么特别?
他清楚他的人。
待所有人都是一个样。
他也是。

叹了一口气,重新躺了下来,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发呆。
他,不喜欢我......
对吧……


自那日之后,除了用膳,两人就没有什么交集,其实一直是魏无羡在避着蓝忘机。
如此,相安无事过了三月,温氏重新来犯,这次皇上只让蓝忘机一人出征,专门派人交代,让魏无羡好好休息。
这样也好。魏无羡想,起码这样就不用尴尬了。

于是,蓝忘机率兵出征,魏无羡回了自己的府邸。
没有见一面。

再一次见面,又是战场。

没有过多久,只有一个月吧。

这一个月,魏无羡不用上朝,整日买醉,但是他酒量好,怎么也喝不醉。
魏无羡第一次觉得,喝不醉不是那么好。
被酒精麻痹,睡一觉,也好过彻夜难眠。

江厌离看在眼里,回头让江澄劝劝他。

魏无羡看着眼前的人,道:“是师姐让你来的?”
江澄一把拉起他的领子,冲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你还知道?那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和阿姐是怎么担心你的?!”
这一次,魏无羡难得没有调侃江澄,只是头低了下去:“对不起......”
江澄看着他愣住了,慢慢松开了桎梏,嗤笑道:“怎么?失恋了?”
原本只是一个玩笑,此刻却狠狠的刺进魏无羡的心里。
他苦笑一下:“是啊,不过也不算吧?我单恋......”
过了一会,又补了一句:“还是暗恋......”

江澄看着他,沉默了一会,道:“你不告诉她,她如何能知道你的心意?”
“......原来师妹也能说出这种话啊……”

是啊,连江澄都知道,他怎么就没胆呢?
怕什么?
怕尴尬?
怕做不了朋友?
怕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候看着他身旁的人痛心?

“那又如何?”江澄看出他心中所想,“就因为这个,你就一直憋着?”
永远憋着?

【战场逢尔】(3)

大约还有两三节就完啦!
毕竟是个短篇(长篇的懒得写)
(前文2)

"http://jiumengyishi977.lofter.com/post/1fa9a39f_ef2a9fae"  >http://jiumengyishi977.lofter.com/post/1fa9a39f_ef2a9fae

——————————


魏无羡是被泼醒的,浑身火辣辣的疼,满是伤口。
“别打死了,我还有用呢。”
魏无羡抬起头,温晁拿着一个铁烙,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魏无羡,似乎在找下手的地方。
那天他们全军覆没,只剩下魏无羡一个人,不过温家也损失惨重。
所以......他只要不拖后腿,死在这就行了……
“不过呢,”温晁把铁烙伸向魏无羡的胸口,“既然抓住了,就得有点用嘛……”
魏无羡闭上眼,心口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咬紧牙关却还是没有挡住口中的惨叫。
温晁听着他的声音,十分高兴,转过身,对着一旁的侍从说:“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不过别打死了。”
“是。”
这几天就这么在疼痛中度过,打晕过去就泼一盆冷水,继续打,魏无羡只觉得四肢都不是自己的了,但还是很痛,就只是加了一层麻木而已。
这个时候,他想死都死不了。
手被铁锁扣着,嘴巴里塞着布料,脚上带着铁块,动一下都不行。
迷迷糊糊的,眼睛泛涩,红的不行,却还是没有流下眼泪。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可能是一个月,也有可能是三天。
蓝忘机来了。
眼中有他不曾见过的恐慌与不安,在看见魏无羡的时候变成烦恼与悲伤。
“你是不是傻啊……”
这是魏无羡在昏死过去的最后一句话,声音沙哑,却充满高兴。
你是不是傻,我都准备死了,你来干什么?来找死吗?!
不过,他来救我啦?

蓝忘机抱着心心念念的人儿,全身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心口还有一个温家的烙印,浑身都是血,还在微微颤抖着。
“除了温晁,全杀了。”他眼眶泛红,轻轻抱着魏无羡的手在颤抖。
他差一点就见不到他了……

这场战争他们赢了。
代价是五万兵马和魏无羡浑身的伤。

迷迷糊糊中感觉脸上凉凉的,很舒服,身上也是,他好像被人抱住了,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他。
是蓝湛吗?他想要蓝湛......
知道闻到熟悉的檀香味时紧簇着的眉头才舒缓下来。
嗯……好像有什么东西发芽了。
十八年里不曾出现过,魏无羡突然想起江厌离的话:
“喜欢一个人啊,就是想把最好的给他,看见他高兴,自己就高兴......”
“不过阿羡这样的,估计就只想欺负人家吧……”
他还记得他当时的回答:
“那我不要喜欢一个人,至少不要太喜欢一个人,这不是给自己的手脚带锁吗?”
可是,他对蓝湛,好像就是这样的。
想看他笑,虽然是个面瘫。
想把最好的一切给他,虽然他什么都不缺。
想和他一直在一起,虽然他冷淡无情。
想......把自己给他......



————————
不要在意一些小漏洞啊

【战场逢尔】(2)

魏无羡揉着腰,一边碎碎念。
好酸......
蓝忘机看着他的动作,不着痕迹地挑了挑眉,很是愉悦。
“将军。”一士兵拉开帐子,“温室待人前来侵犯,三万兵马,大约还有二十里。”
来得好。魏无羡嘴角一勾,他现在闲的无聊,正好给他练练手。
“蓝将军,这次我去吧?”
蓝忘机低头思虑一会,点了点头。
人不是很多,而且温家的兵马都是轻骑,与他们的铁骑不同。
“魏副将带五万兵马前去迎战。”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离开的背影,总觉得有些不安,这次温家一共带了二十万兵马,骚扰一番三万足够。
更何况魏无羡的战略部署比温晁不知道强多少。
可是为什么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魏无羡看着不远处的军队,带头的人果然是温晁,一看到那张油腻腻的嘴脸他就恶心。
“分为三组,一组一万人,绕过他们去后方,二组三万人,正面进攻,三组一万人,两侧。”
魏无羡部署完毕,总觉得有些奇怪,温晁知道他们这次来了三十万,综合战力是他们的两倍,他并不是以卵击石,破罐破摔的人,带三万人骚扰有些多了,而且他为什么要亲自上阵……


时间不允许他想太多,那边的兵马已经向前推进了。
“杀!”

魏无羡首当其冲,一身黑色甲胄勾勒出少年人的轮廓,如星的眼眸里闪耀着光芒,有些稚嫩的脸庞染上戾气,长长的墨发用鲜红发带扎起,随着风微微拂动。
他一拍马,提着灵剑向前冲去,发丝跃起又落下。
温晁看见魏无羡,笑了一下。
哼,这次你就等死吧!

“副帅,不对啊!”一旁的副手说着。
魏无羡也感觉到了,已经杀了这么久了,人数不减反增,而且都在向后退去。
他们中计了!
“快!撤!”

蓝家营帐中,蓝忘机不安的走来走去,如玉脸庞上有几分焦急。
有点不对。
依魏无羡的才略,这时应该已经打完了才对......
蓝忘机心神一凝,抓起一旁的避尘冲出营帐。
魏婴,等我。

“不行啊,副帅!”
“他们后面来堵了?”
魏无羡看着后方的人马,拉着马向温晁奔去。
“魏无羡啊,”温晁看着他的身影,“我还以为这次来的是蓝忘机呢。”
“想得倒是美。”魏无羡冷哼一声,提剑砍向温晁。
“哼,不过也没关系。”温晁挡下攻击,“你想想,要是我抓住了你,把你当挡箭牌,蓝忘机会不会投降呢?”
“你休想!”魏无羡眼睛染上红色,眉目间戾气更重了。


蓝忘机骑着马,赶到战场时,已经没有人在了,一地的尸体。
不会的吧……
细细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魏无羡,他松了一口气。
他没在,应该还活着。


———————
等下发三啊

"http://jiumengyishi977.lofter.com/post/1fa9a39f_ef2a9fae"  

(前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