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已逝

看我的头像和背景就知道我是个魔道粉,cp站忘羡、薛晓薛、曦澄、追凌、桑景、聂瑶。

【战场逢尔】番外二

嗯,终于完结了,这一系列写的我吐血......


————————

大婚篇·忘羡

“阿羡可真是漂亮呢!”江厌离给魏无羡簪发,纯金制的发冠熠熠生光。

魏无羡看着镜中的自己,眼角由红色胭脂点缀,略施粉黛,嘴唇抿上浅红色,更显的妩媚动人。

魏无羡嘴角一勾。

哼,看他怎么把蓝湛迷得神魂颠倒!

江厌离给魏无羡拿来盖头,看着魏无羡微笑的模样,不由得感叹。

阿羡终于嫁出去了啊……
就是不知道阿澄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个人啊……
(此时曦澄二人还没有内啥)

蓝忘机看着眼前的人,由于被盖头敛住容颜,但不难想象这人儿有多么魅惑众生。

他等了他多久呢?
大概很久吧?
不过他还在,就好。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魏无羡看着太监:“你说什么?”


额,夫夫对拜。


蓝忘机看着身旁的人,嘴角勾起。

终于,他等到了。
这个他朝思暮想的人。




大婚篇·曦澄


江厌离拿过凤冠,给江澄簪住长发。

江澄看着镜中的自己,是和魏无羡一个妆容的,蓝忘机和魏无羡大婚那天他也去了,还笑魏无羡娘气。

魏无羡没说什么,也没生气。

他现在好像可以理解当时魏无羡的心情了。

忐忑不安。
半喜半急。


但当他朦朦胧胧看见上位上站着的人的时候,什么情绪都飞散了。
只有那满心的欢悦。

魏无羡看着江澄缓步前行,不禁红了眼角。
好像有点明白他大婚时江澄的心情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夫对拜。

听见这一句,魏无羡轻笑一下,道:“蓝湛啊,还记得当时我们大婚时那个太监还喊错了呢。”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发红的眼角,亲了一下:“嗯。”


蓝曦臣拉住江澄的手,原本温文儒雅的笑容此刻显得有几分不知所措和感动。
真好,晚吟终于嫁给他了。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end—


————————
马上开学啦,祝开心(???)
以后就不定时更新啦(好像原本也没有?)
开学之前再发一次吧,就一发完(最近很迷羡澄)

【战场逢尔】番外一

咳......四天没更的我滚回来写番外了......

———————

话说自从二人确定心意以后,就在无时无刻无地地秀恩爱。
蓝曦臣看在眼里,心里高兴。
江澄嘴上骂着死给,心里却是止不住的羡慕。
他什么时候才能给金凌找个舅妈啊……

说起这事的时候,魏无羡看着江澄十分认真的脸,伸出爪子蹂躏了一把,换来江澄的无数白眼和一脚。

蓝忘机被交进宫去了,江澄今日特别告假在家,就为了这个事来蓝府找魏无羡。

虽然没期望着能从他嘴里出来什么好话。

“师妹啊,不是我说你,”魏无羡拍了拍江澄的肩膀,“你对你师兄的事都看这么清楚,怎么对自己的事就不上心呢?”

废话,满朝庭都看得出来蓝曦臣对着江澄的真心。

然而,就江澄不知道。

“当年那是阿姐叫我干的。”江澄斜眼瞥他一眼,“要不是阿姐说了,我还真就放着你不管了。”

呵,男人。

魏无羡与江澄自小一起长大,对他的表情自然是了如指掌。

口嫌体正。

另一边。

“忘机啊,你说怎么办啊,”蓝曦臣走来走去,“晚吟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没看出来啊?”
“......”
“什么?还不够明显啊?”
“......”
“得了,当年还是弟媳倒追你的,还说你明显呢。”
“......”
“嗯……应该可行,不过这么...的事你要找谁做啊,晚吟要是一不高兴不就......”

一旁的侍卫听着两人的谈话,不得不疑惑一下。
皇上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蓝忘机的方法自然是:强上。

做的人当然是:魏无羡。

原本蓝忘机给魏无羡说这事的时候他还有点犹豫。
毕竟他们是一起长大的朋友。

然而......

“没问题没问题!”魏无羡搓搓手,笑的有些可怕,“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嘿嘿嘿嘿......”

因为,谁也都看得出来,江澄喜欢蓝曦臣。

所以,关于下药的事,满朝文武居然没有一个人说什么,尤其是看见自家皇上春风满面的笑容,就更不敢了……

江澄又来找魏无羡了。
不过是揉着腰来的。
和魏无羡打了一架。


江澄:“你他妈居然给我下药!!!”
魏无羡:“嘛,师妹不是也挺高兴的吗?”
江澄:“放屁!”
蓝曦臣:“唔,晚吟不高兴吗……”
江澄:“不是......我......”
魏无羡:“啧,男人。”
蓝忘机:“......魏婴,天天。”
魏婴又欠(哔——)操了。


———————
还会有四个人大婚的番外呦〜

【冰秋】【忘羡】【花怜】七夕篇

来来来七夕爆肝了!

—————————

冰秋篇

沈清秋看着竹舍外洛冰河忙碌的身影,不自觉的流露出点点笑意,原本清冷的脸庞此刻染上些许柔和。
不自觉的,看去了神。
洛冰河一转身就看见自家师尊看他看得晃神的样子,自然是满心欢喜。

“师尊?”洛冰河走近,靠着竹舍的窗门,“弟子好看吗?”
沈清秋一抖,突然想起自己的失态,咳了一下,抄起一旁放着的扇子往洛冰河头上一敲:“不要胡说。”
眼看着洛冰河红红的眼眶立马就要哭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又道:“好了好了,你最好看了。”

洛冰河的眼泪果然不值钱,说收就收,看着沈清秋的眉眼眼里略过一丝温柔。
“师尊,今天七夕,我们下山去玩吧?”
“嗯。”

七夕这天里山下相伴游玩的都是情侣或夫妻,他们两个男子倒是十分突兀。
沈清秋看着附近女子投过来诡异兴奋的目光,又叹了一口气。
好像自和洛冰河一起鬼混,他叹的气好像就多了不少?

洛冰河自然是不在意旁人的目光的,大大咧咧拉着沈清秋的手东走走西看看。
“师尊,你看那个!”
“师尊,你看这个!”
“师尊,你看我!”

沈清秋依言看过去,只见洛冰河拿着一个花灯,笑的十分灿烂。
“既是七夕,为师送你一个礼物。”
说完,扇子挑起洛冰河的下颚,覆上了自己的唇。

看着洛冰河呆愣的样子,沈清秋也笑起来。
不是那种礼节的。
不是那种嘲讽的。

而是,只对着洛冰河一个人的。
温柔的笑。

————————

忘羡篇


“二哥哥?”
“嗯。”
“二哥哥?”
“嗯。”
“二哥哥?”
“......嗯。”
“二哥哥!”
“......何事。”

魏无羡躺在床上,倒着看蓝忘机专注的侧脸,不禁心里感叹。
哎,他的眼光就是好!

“今天是七夕呢!”
“嗯,知道。”
“二哥哥不带我出去玩吗?”
“你想如何。”
“当然是想下山玩啦!”
“......好。”

事实上,等蓝忘机批改完夜猎笔记后,已经快到晚上了。
二人到山下,就已经晚上了。

路过的人看见蓝忘机和魏无羡都在暗暗揣测,这难道就是著名的(?)含光君和夷陵老祖?
魏无羡手腕上缠着蓝忘机的抹额,在他面前蹦蹦跳跳。

路过不少摊子,魏无羡有时停下来,有时不看一眼,拿起什么东西便走,蓝忘机在后面自觉的付账。

“蓝湛!”魏无羡突然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个花样的玉冠,是男子的样式,却十分突兀的簪着一朵花。
“既然是七夕,那我就送蓝湛一个礼物吧?”
语毕,踮起脚尖在蓝忘机嘴角印下一吻,十分温柔,只是浅尝而已的吻却十分勾人心魄。

“蓝湛,是不是很像我给你画的那朵?”
蓝忘机嘴角勾起,眉眼瞬间柔和了下来。

“嗯。”

真的。

—————————

花怜篇
谢怜处理完祈愿后回到观里,花城已经在等他了,正在练字。
两人说好,今天去鬼市玩一玩。
今天,是七夕啊。

“哥哥。”花城不用转头就知道是谁,放下手中的毛笔,转身揽住谢怜的腰间。
“三郎对不起啊,这次的祈愿有点麻烦,来晚了......”
花城闻言微微一笑,道:“哥哥何须道歉,三郎应该陪哥哥去才是。”

“那,走吧?”
“嗯,好。”

花城拉着谢怜的手,很是满意,连带着对着众鬼的假笑也柔和了几分。
谢怜看着花城看他的赤裸裸的眼神,不禁用剩下的手捂住自己通红的脸。

花城内心:啊啊啊我的天,殿下你这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对付完众鬼,花城拉着谢怜在鬼市上游玩,由于比较低阶的鬼没有见过花城的真脸,只是对着他红色的衣衫有些发怵,倒也没有人认出他们。

二人回到极乐宫,谢怜脸红的说:“三郎啊,今天是七夕,我送你一个礼物。”
花城挑起一遍眉,点点头。

谢怜心一横,飞快的在花城嘴角一亲,立马回到原位,脸红的像煮熟的螃蟹一样,嘤咛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
花城愣了一下,随即笑容绽放的越发的大,拉开谢怜的双手,加深了这个吻。

太子殿下果然很甜。

【战场逢尔】(5)(完结篇)

还有番外
还有番外
还有番外

今天爆肝啊……一下子写了两章
总算是完结了......
感觉好多坑(不想填)



————————————


江澄虽然出生年龄和单身年龄一样,但是他说的......很有道理。
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就好了。
“别怕。”江澄把手搭在魏无羡肩上,微微一笑,“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你对于女的的魅力还是挺高的。”
魏无羡笑着爬了一巴掌江澄的肩膀,道:“不是女的!”
说完便走了。

江澄看着魏无羡离开的背影,终于放下了心,还好还好,不然就要被阿姐骂了......
等会......
刚刚魏无羡说......
不是......女的......?!
卧(哔——)槽!!!!


魏无羡骑着马,往边疆奔,心中计算着时间。
照这个速度,大概三日便到。
蓝湛,等等我!


他一赶到战场,就看见蓝忘机那清俊出尘的身影。
嗯……还是那么好看!

突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一转头就能看见温晁对准蓝忘机背的弓箭。
温晁他,没死?!
时间不容许他想太多,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扑了上去。

蓝湛,不能有事!
不然他会疯的!


“魏婴?!”蓝忘机感觉到怀中的温热,看着他身上穿胸而过的铁箭,只觉得心都凉了。
魏婴怎么来了?
“蓝湛......”魏无羡抬起头,忍着剧痛,声音哆哆嗦嗦的,“蓝湛......”
“魏婴,我在。”

“你知道吗?”
“嗯?”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眼里的温柔仿佛可以溢出来,搂住他的脖颈。
蓝忘机脑子里轰的一声,被这一句话震得不行,脸上全然都是惊愕。
“我怕,怕没机会了……”说完,便不省人事。

怕,怕你不知道,我就死了……


魏婴......说......
他喜欢他......?
他也是......喜欢他的吗?

回过神,蓝忘机的琉璃色眸子被戾气染深,原本的惊喜在看见魏无羡溅血的脸庞时化为乌有,提着灵剑杀向温晁。
果然不应该留着他。

魏无羡再醒时,还是那个房间,他身边,还是那个人。
他撇过头,不去看蓝忘机。
“魏婴,有机会的。”
什么机会?
“我们,有机会的。”

他猝然睁大双眼,转过身看着蓝忘机,声音颤抖着开口:“我们,有什么机会......?”
“你说你......”像是有什么羞耻的事,但犹豫再三还是继续说着,“你说你心悦我......可是真的?”

他这么说......
“......嗯……”

“那现在。”
“什么?”
“我如果说,我也是呢……”

魏无羡直接忽视胸口的疼痛,扑进了蓝忘机怀里,看不见的眼睛红的吓人,控制不住的眼泪流了出来,染湿了一片衣物。
感觉怀里湿湿的,蓝忘机想起魏无羡的伤,把他拉了起来。

理所当然,看见了魏无羡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子。
“......注意你的伤。”感觉下腹一片燥热的蓝忘机别过头不看魏无羡,可红透了的耳根却出卖了他。
魏无羡楞楞地看着蓝忘机的耳垂,笑了。

那笑,就像他们初见时一般明媚阳光。
这一点,从没变过。



—————
有番外
有番外
有番外
应该明天发(flag)

【战场逢尔】(4)

三天没更的我心虚......
师妹ooc严重啊……感觉变成了一个知心大姐姐......
话说这篇文的忘羡月老居然是江澄?!
不说了,诶,心虚......


———————————

“...唔......”魏无羡嘤咛一声,手指动了动。蓝忘机原本就是浅眠,魏无羡一动他便醒了。
“魏婴?!”蓝忘机抓住魏无羡的手,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惊喜,眼底的乌青却显得原本就白的脸庞更加无力。看着眼前人缓缓睁开双眼,才松了一口气。
“嗯……这哪......”魏无羡头痛欲裂,想扶一下额头,手却毫无力气,软趴趴的。
“将军府。”蓝忘机开口,眼底藏着多种情绪,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的府邸。”
魏无羡听见蓝忘机不同以往的声音,抬眼一看迷迷糊糊的,便垂下了眼帘。
他知道为什么蓝忘机语气有异。
“你......你生气了?”
蓝忘机听见这句话,顿了一下才开口:“......你为何觉得。”
“因为......”
因为我就是知道啊……
你不说,我也知道。
见他没有答话,蓝忘机站起身,说了一句好好休息便走了出去。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的背影,心里那个位置很酸涩,胀胀的。
魏无羡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物,是蓝忘机的衣服,长了些许,套在身上松松垮垮的。
衣下便是那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因为刚刚的动作渗出了血。
十分周到。
魏无羡看着白色的绷带,轻笑一声。
蓝忘机啊蓝忘机,你是不是对谁都这样好......
对我,是不是也不是那么特别?
他清楚他的人。
待所有人都是一个样。
他也是。

叹了一口气,重新躺了下来,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发呆。
他,不喜欢我......
对吧……


自那日之后,除了用膳,两人就没有什么交集,其实一直是魏无羡在避着蓝忘机。
如此,相安无事过了三月,温氏重新来犯,这次皇上只让蓝忘机一人出征,专门派人交代,让魏无羡好好休息。
这样也好。魏无羡想,起码这样就不用尴尬了。

于是,蓝忘机率兵出征,魏无羡回了自己的府邸。
没有见一面。

再一次见面,又是战场。

没有过多久,只有一个月吧。

这一个月,魏无羡不用上朝,整日买醉,但是他酒量好,怎么也喝不醉。
魏无羡第一次觉得,喝不醉不是那么好。
被酒精麻痹,睡一觉,也好过彻夜难眠。

江厌离看在眼里,回头让江澄劝劝他。

魏无羡看着眼前的人,道:“是师姐让你来的?”
江澄一把拉起他的领子,冲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你还知道?那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和阿姐是怎么担心你的?!”
这一次,魏无羡难得没有调侃江澄,只是头低了下去:“对不起......”
江澄看着他愣住了,慢慢松开了桎梏,嗤笑道:“怎么?失恋了?”
原本只是一个玩笑,此刻却狠狠的刺进魏无羡的心里。
他苦笑一下:“是啊,不过也不算吧?我单恋......”
过了一会,又补了一句:“还是暗恋......”

江澄看着他,沉默了一会,道:“你不告诉她,她如何能知道你的心意?”
“......原来师妹也能说出这种话啊……”

是啊,连江澄都知道,他怎么就没胆呢?
怕什么?
怕尴尬?
怕做不了朋友?
怕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候看着他身旁的人痛心?

“那又如何?”江澄看出他心中所想,“就因为这个,你就一直憋着?”
永远憋着?

【战场逢尔】(3)

大约还有两三节就完啦!
毕竟是个短篇(长篇的懒得写)
(前文2)

"http://jiumengyishi977.lofter.com/post/1fa9a39f_ef2a9fae"  >http://jiumengyishi977.lofter.com/post/1fa9a39f_ef2a9fae

——————————


魏无羡是被泼醒的,浑身火辣辣的疼,满是伤口。
“别打死了,我还有用呢。”
魏无羡抬起头,温晁拿着一个铁烙,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魏无羡,似乎在找下手的地方。
那天他们全军覆没,只剩下魏无羡一个人,不过温家也损失惨重。
所以......他只要不拖后腿,死在这就行了……
“不过呢,”温晁把铁烙伸向魏无羡的胸口,“既然抓住了,就得有点用嘛……”
魏无羡闭上眼,心口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咬紧牙关却还是没有挡住口中的惨叫。
温晁听着他的声音,十分高兴,转过身,对着一旁的侍从说:“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不过别打死了。”
“是。”
这几天就这么在疼痛中度过,打晕过去就泼一盆冷水,继续打,魏无羡只觉得四肢都不是自己的了,但还是很痛,就只是加了一层麻木而已。
这个时候,他想死都死不了。
手被铁锁扣着,嘴巴里塞着布料,脚上带着铁块,动一下都不行。
迷迷糊糊的,眼睛泛涩,红的不行,却还是没有流下眼泪。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可能是一个月,也有可能是三天。
蓝忘机来了。
眼中有他不曾见过的恐慌与不安,在看见魏无羡的时候变成烦恼与悲伤。
“你是不是傻啊……”
这是魏无羡在昏死过去的最后一句话,声音沙哑,却充满高兴。
你是不是傻,我都准备死了,你来干什么?来找死吗?!
不过,他来救我啦?

蓝忘机抱着心心念念的人儿,全身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心口还有一个温家的烙印,浑身都是血,还在微微颤抖着。
“除了温晁,全杀了。”他眼眶泛红,轻轻抱着魏无羡的手在颤抖。
他差一点就见不到他了……

这场战争他们赢了。
代价是五万兵马和魏无羡浑身的伤。

迷迷糊糊中感觉脸上凉凉的,很舒服,身上也是,他好像被人抱住了,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他。
是蓝湛吗?他想要蓝湛......
知道闻到熟悉的檀香味时紧簇着的眉头才舒缓下来。
嗯……好像有什么东西发芽了。
十八年里不曾出现过,魏无羡突然想起江厌离的话:
“喜欢一个人啊,就是想把最好的给他,看见他高兴,自己就高兴......”
“不过阿羡这样的,估计就只想欺负人家吧……”
他还记得他当时的回答:
“那我不要喜欢一个人,至少不要太喜欢一个人,这不是给自己的手脚带锁吗?”
可是,他对蓝湛,好像就是这样的。
想看他笑,虽然是个面瘫。
想把最好的一切给他,虽然他什么都不缺。
想和他一直在一起,虽然他冷淡无情。
想......把自己给他......



————————
不要在意一些小漏洞啊

【战场逢尔】(2)

魏无羡揉着腰,一边碎碎念。
好酸......
蓝忘机看着他的动作,不着痕迹地挑了挑眉,很是愉悦。
“将军。”一士兵拉开帐子,“温室待人前来侵犯,三万兵马,大约还有二十里。”
来得好。魏无羡嘴角一勾,他现在闲的无聊,正好给他练练手。
“蓝将军,这次我去吧?”
蓝忘机低头思虑一会,点了点头。
人不是很多,而且温家的兵马都是轻骑,与他们的铁骑不同。
“魏副将带五万兵马前去迎战。”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离开的背影,总觉得有些不安,这次温家一共带了二十万兵马,骚扰一番三万足够。
更何况魏无羡的战略部署比温晁不知道强多少。
可是为什么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魏无羡看着不远处的军队,带头的人果然是温晁,一看到那张油腻腻的嘴脸他就恶心。
“分为三组,一组一万人,绕过他们去后方,二组三万人,正面进攻,三组一万人,两侧。”
魏无羡部署完毕,总觉得有些奇怪,温晁知道他们这次来了三十万,综合战力是他们的两倍,他并不是以卵击石,破罐破摔的人,带三万人骚扰有些多了,而且他为什么要亲自上阵……


时间不允许他想太多,那边的兵马已经向前推进了。
“杀!”

魏无羡首当其冲,一身黑色甲胄勾勒出少年人的轮廓,如星的眼眸里闪耀着光芒,有些稚嫩的脸庞染上戾气,长长的墨发用鲜红发带扎起,随着风微微拂动。
他一拍马,提着灵剑向前冲去,发丝跃起又落下。
温晁看见魏无羡,笑了一下。
哼,这次你就等死吧!

“副帅,不对啊!”一旁的副手说着。
魏无羡也感觉到了,已经杀了这么久了,人数不减反增,而且都在向后退去。
他们中计了!
“快!撤!”

蓝家营帐中,蓝忘机不安的走来走去,如玉脸庞上有几分焦急。
有点不对。
依魏无羡的才略,这时应该已经打完了才对......
蓝忘机心神一凝,抓起一旁的避尘冲出营帐。
魏婴,等我。

“不行啊,副帅!”
“他们后面来堵了?”
魏无羡看着后方的人马,拉着马向温晁奔去。
“魏无羡啊,”温晁看着他的身影,“我还以为这次来的是蓝忘机呢。”
“想得倒是美。”魏无羡冷哼一声,提剑砍向温晁。
“哼,不过也没关系。”温晁挡下攻击,“你想想,要是我抓住了你,把你当挡箭牌,蓝忘机会不会投降呢?”
“你休想!”魏无羡眼睛染上红色,眉目间戾气更重了。


蓝忘机骑着马,赶到战场时,已经没有人在了,一地的尸体。
不会的吧……
细细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魏无羡,他松了一口气。
他没在,应该还活着。


———————
等下发三啊

"http://jiumengyishi977.lofter.com/post/1fa9a39f_ef2a9fae"  

(前文1)

【忘羡】战场逢尔(1)

真不知道皇上怎么想的。
魏无羡撇撇嘴,他知道他武功高强,冷静稳重,是不可多得的将才(脸真大)。
但是,为什么皇上要让他给蓝忘机当副手,让他们一起出征呢?!

三天前。
“臣参见皇上。”魏无羡屈身行礼。
“魏爱卿快请起。”蓝曦臣眼中含笑,“今日朕找爱卿是为一事。”
魏无羡挑眉,心中了然:“皇上请讲。”
前几日温氏反叛,虽不是很厉害,兵马也不是很多,皇上已经派蓝将军,也就是蓝忘机为大将军,出征了。
蓝曦臣点点头,皎洁如玉的脸庞上带着笑意,温文儒雅。
“朕是想让魏爱卿与蓝将军一起出征。”
啥?
让他和蓝忘机一起出征?!
也不怕他们两个意见不和大打出手吗?!
魏无羡心里吐槽,脸上还是恭敬有礼。
“一切全凭皇上做主。”
蓝曦臣看着魏无羡退下的背影,不免暗笑,哎,忘机啊忘机,自己喜欢上别人,不主动也就算了,居然让自家哥哥给他制造机会......

回到现在。
魏无羡在一旁看着蓝忘机认真工作的侧脸。
倒不是因为自己讨厌蓝忘机,而是蓝忘机讨厌他啊!
以前在蓝家学艺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十分不对付,一言不合就开打的那种,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
不过嘛……
“蓝将军?”魏无羡手支撑着头,笑着看蓝忘机。
又有人可以调戏了!!
蓝忘机撇了他一眼:“何事。”
“别这么冷淡嘛,理理我嘛。”
“认真。”
切。魏无羡翻了个白眼,没听蓝忘机的话,那些前线的事都是蓝忘机在处理,他听起来好像是个副将,其实好像一个打杂的。
“呀,明天不是要开始打了吗?我这不是兴奋嘛。”
其实并没有,他为将已久,战事已经扯不动他的情绪。
只是,这是他和蓝忘机一起第一次出征,是真的兴奋。
蓝忘机停下笔,看着他不说话。
少年人俊朗的脸庞微微泛着一丝稚气,多情的桃花眼斜着看他,粉嫩的脸颊一如当年,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一个久经战阵的将军。
“我好看嘛?”魏无羡冷不丁的开口,嘴角笑意更深。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蓝忘机把头转过去,不再看他。
嘿这小古板真是无趣,以前调笑几句还会反抗,现在可真真是小古板了。
蓝忘机放下折子,魏无羡以为他终于要理自己了,嘴角上扬得更厉害。
谁知......
“亥时到,休息。”接着便走出了营帐。
魏无羡有点懵,这里不就是蓝忘机的营帐吗?他怎么走了?
不行不行,我就不信了,还撩不到这个小古板!
魏无羡起身,开始一个一个的找。
“啊!副帅......”帐里的人哆哆嗦嗦的,不敢看魏无羡。
“你瞅着蓝忘机了吗?”
“大帅不是在...副帅身后吗……”
魏无羡还没回头,就被蓝忘机拉走了。

“你想如何。”
魏无羡坐在床边,听到这句话,计上心来。
“我想你陪我睡!”理直气壮得魏无羡不禁老脸一红。
说完就不敢抬头,空气突然安静。
沉默了一会,魏无羡听到从头顶传来的声音:“你说真的。”
明明是疑问句,为什么说的毫无波澜?
魏无羡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蓝忘机,眸子水灵灵的:“当然当然!”

现在是......闹哪样?
魏无羡趴在蓝忘机身上,表情生无可恋。
动不了……




——————
开新坑啦!
此文中长篇,结局He(相信我)

【忘羡】记蓝忘机十三年问灵

有轻微改编,二哥哥有点话唠......


————————

“兄长,魏婴......怎么样了……”
三十三道戒鞭伤还痛着,背后火辣辣的,一丝一丝的血渐渐渗出来,可他现在心里只有那个对他说了不知道多少次“滚”的人。
只想知道,他可否安好。
蓝曦臣看着他固执的弟弟,叹了口气。
莫不是……蓝忘机脑中的弦绷得紧紧的,再接下来的一句话把那弦摧毁得一丝不剩。
“......魏公子......他死了……”
蓝曦臣转过头去,不忍心看蓝忘机的表情。
他呆愣住,眼中只有不可置信,一向没有表情的如玉脸庞有伤的惨白,眼眶慢慢泛红。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蓝忘机一把推开蓝曦臣,踉踉跄跄地朝乱葬岗御剑飞去。
魏婴......求求你.....等等我......
心中一直带着的一丝侥幸在到乱葬岗的时候消逝。
离乱葬岗围剿已经过去了一阵,可这里的血腥气还是逼得蓝忘机捂鼻。
魏婴......魏婴呢……
蓝忘机好像疯了一般,一寸一寸的找,除了死尸就是血,没有那个他心中心心念念的人。
那个笑起来如太阳一般温暖的人,真的,回不来了吗……
滴答一声,蓝忘机低下头,一滴液体把已经干了的血晕染开。
很像他画给他的那朵花......
蓝忘机摸了摸脸,冰冰凉凉的,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此刻的蓝忘机,俊朗的脸庞上都是纵横交错的泪痕,眼眶红的像要滴血一般。
他蹲下身子,把头埋在手臂中,低声哽咽着,背后的血越来越深,他却好像感受不到一般,十分让人心疼。
他这一辈子的脆弱不堪,都留给那个人了……
找遍了乱葬岗,却只找到一个被魏无羡藏起来的温苑,蓝忘机把他带回了云深不知处。
......
第一年。
“叔父很生气,不过你想保护他,你不在了,我就保护他......”
“伤已经好了,不过没好的时候我也会问灵,你回来好不好……”
“我把温苑带回了云深不知处,改名蓝愿,字思追,就好像我们一样......”
“思追思追,思君不可追……”

第二年。
“今年开始我就开始逢乱必出,有可能会碰见你吧……”
“今天我除了一个很厉害的走尸,不过别人夸我我并不觉得开心。”
“第二年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第三年。
“思追学业很好,但他忘了之前的事,不过这应该也是一件好事吧……”
“这几年我每天都会问灵,但是你怎么不回答我啊?”
“哪怕一句也好......”

......
第十三年。
“魏婴,已经十三年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今天有一个夜猎,是带着思追他们的......”
蓝忘机放下笔,这十三年来他总是把一些琐碎的小事记在纸上,像是写信一般,但永远不会寄出,也永远不会有人收。
那个人,不在了......

蓝忘机站在远处,听到熟悉的笛声,心里一惊,笛声......
应该不会吧……
问灵这么多年,若是还在,是不会......
不会什么?
招不到魂?
要么他魂飞魄散,要么他......
不想见自己......
无论是哪个,蓝忘机都不想相信。

可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御剑往那边飞去。
是那首歌!
蓝忘机睁大眼睛,那声黑衣......
笛声悠扬,曲调优美动听,是他们在玄武洞那里他唱给他听得......
飞身而下,一把握住他的手腕。

是他。
这一次,我不会放手了。

【花怜】有点刀,结局He

emm这篇我是做梦梦见的.....话说菩济观是不是这么写的......
相信我,是糖(半糖半刀吧……好像)



—————————
“三郎?三郎?”谢怜身处于一片黑暗中,下意识地叫花城。
突然,四周亮了起来,场景十分熟悉。
这不是......菩济观吗?
谢怜看着眼前熟悉的事物,却没有花城。
他推开门,在床上赫然坐着一个“谢怜”。这人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眼睛却没有神,瞳孔涣散,谢怜原本常年带笑的嘴角现在却毫无上扬的感觉。
谢怜情不自禁地去触碰那个谢怜,却什么都没有摸到,他的手指穿过了“谢怜”的身体。
门外传来动静,门被推开,花城走了进来,看着“谢怜”笑着。
“哥哥?怎么坐着?”熟悉的嗓音,熟悉的语调,却不是对他。
“谢怜”转过头,那失神的眼睛对着花城。
“谢怜”猛的抽出桌上放着的芳心,剑锋对着花城。
谢怜看到这一幕愣了下,不对不对,他不会这么对花城的......
花城嘴角的笑凝住了,转为苦笑。
“哥哥......你是想......杀我吗?”
谢怜蹲下身子,不去想,不去看,抱住头,身子也不住的颤抖。
不是的,不是的……
他怎么会......
可是眼前的种种都在提醒着他,这都是真的,他,谢怜,要杀了花城。
“哥哥想来便来吧,三郎不会还手,不会躲。”
低沉的嗓音此刻全都是平淡与暗暗的痛苦。
不行,不行!
谢怜站起身,向花城扑去,却没有以往的温热的触感。
谢怜看着芳心的剑尖刺向花城心口,蓄了好久的眼泪终于是落了下来。
滴答一声,落在地上。
一同落在地上的,还有花城的血。
谢怜呆呆的看着花城的脸庞,那十分熟悉的脸庞上没有痛苦,只有心疼。
心疼什么呢?
谢怜没有想下去,却好像得到了答案。
芳心的剑锋缓缓地往进去插,染深了花城的红衣。
谢怜好像突然反应过来,去抓芳心,手心里却没有出现应该有的痛感。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花城被他自己......
怎么能这样?他们,他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花城的血流干了,倒在地上,久到谢怜的眼泪流尽了,被风拂干。
眼前猛的一黑,谢怜却不想醒来,他的三郎,不在了......
“......哥哥?哥哥?”
是错觉吗?是花城的声音。
谢怜感受着熟悉的怀抱,慢慢睁开眼睛。
入眼是极乐宫那熟悉的装饰。
转眼,看见的是花城染上忧色的眉目。
眼泪又落了下来。
谢怜扑过去抱住花城,手放在花城脑后轻轻的,好像怕把人碰碎一般的,覆上了花城的唇。
并没有感到怀中人的反应,谢怜微微颤抖起来,花城反应过来便闭上眼睛享受他金枝玉叶贵人的主动。
谢怜吻了半天不见花城有什么反应,声音和身体一起颤抖着:“三郎......三郎你有点反应啊……”
花城嘴角微微一勾,道:“殿下啊,你这可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不想,闻言谢怜抖得更厉害了,厉害到花城都能感受到。
“哥哥?哥哥怎么了?”
谢怜失了力,跌坐在花城怀里,抱紧花城的腰间,只是默默的留着眼泪。
这好像是,他哭的最惨的一次......
花城感到颈窝的衣襟似是湿了,捧着谢怜的脸,吻干他脸颊上的泪痕。
“哥哥可是做梦魇住了?”花城抱紧怀中人儿。
谢怜点点头,却不说什么,花城也没有问。
看殿下的反应,多半是和自己有关,不怎么好的事情。
“殿下,”花城看着谢怜,幽深的眸子中都是谢怜的影子,“不哭了,我在呢。”
谢怜窝在他怀里,心想:是啊,三郎在呢,不会离开他的。
一点不会的。
谢怜看着一旁的题字,轻笑出声。
那字画上赫然写着: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他有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
这个结局emmmm……看看就好